联系我们 站点地图

选择

星空日记

相约未名

男生日记

女生日记

梦想无疆 心自飞扬

时间:2014-06-25 15:57  作者:刘丁宁  来源:

编者按:
  这是一次暌违一年的相逢,这也是一次信守一生的牵手。今年九月,美丽的燕园将又一次迎来一批风华正茂的年轻学子,来自辽宁的刘丁宁同学也许只是其中普通的一员,但是渴望在阳光下成长、在自由中飞翔的她,通过自己的文字,让我们读懂了她追逐梦想的心路历程。是的,对于每一个进入北大或者即将进入北大的人来说,我们永远在路上,但是我们并不孤单,因为在梦想的那端是一个可以让我们的思想得以滋养,心灵得以安宁的永远的精神家园。
 
  这是一篇童话,就像安徒生童话《野天鹅》里的小公主爱丽莎,为了十一个哥哥,可以不说一句话,甘之如饴地赤脚踏过荆棘,空手采摘荨麻,日夜不停地编织十一件大衣,宁愿被人当作巫师差点活活烧死……
  也如冬小麦,秋种,越冬,春季返青,夏季收粮,等待属于自己的那个“one summer’s day”,那个夏天……童话的意思,一是孩子说的话,不必放在心上;二是童话的意蕴:“过程也许会坎坷,但结局一定会很美好。”
  首先必须感谢许多人:我的父母亲人,我的母校领导、两届老师同学,还有关心帮助我的每一个人。谢谢你们,在我成长的路上,一路伴我同行。没有办法在此一一提名感谢,但希望你们知道我真心感谢你们的陪伴。特别是李校长,是全校到的最早,走的最晚的人,这一年因为我受了太多的委屈和猜疑。还要特别感谢老校长庞校长的默默关心。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:“纵有千难与万险,本高铁流永向前!”
  然后是几个话题。一个关于教育。孙中山先生由医人到医国;傅斯年先生在德国读书不求学位只为求知;鲁迅先生弃医从文;张充和数学零分只因作文特优被胡适力荐进北大;钱钟书数学15分,国文英文满分进清华;数理化总分才25分而国文历史满分的钱伟长,九一八后毅然弃文从理;林庚先生由物理转学中文;李开复由政治学转学计算机;……那些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制度;那些经过试错终于清晰而坚定的理想;那些宽容志趣的环境……成就了那些动人的故事,也值得今天的我们借鉴。那样的年代难道一去不复返了?诚然,教育的理想与教育的现实之间会有差距。但我们不应放弃对真善美的追求。
  现在的教育,由于人口等种种因素还扮演着配置资源的角色。但教育承载的以文化人的使命不应被忽视。教育的功能除了传承文化,还有塑造理想。也许应试是我们现在教育不可回避的环节,但它只是一种手段,绝非目的。也许大家对这种模式有种种看法,我也曾对这种源自科举的“皓首穷经”产生种种想法,但它确实砥砺了人的品格,系统地训练了人的思维、能力。我们作为学生,在有人“拯救”我们之前,会积极地开展“自我救赎”,从中汲取有益的养分,仍然可以成长为心向阳光的人。(至于考试,又实在是具有偶然性,不能代表什么。从小到大我见到的身边优秀的人太多了)感谢每一种经历,其实单纯地为一个梦想奋斗的生活,朴素而芬芳。
  另一个关于责任。其实除了这篇文章,所有关于我的故事都只是故事。有的被附丽了崇高的理由,有的是臆测与猜想;我曾对一些记者说:“我只是个孩子,请你们保护我、尊重我,不要把它当作新闻写出去。”可我不知道它为什么还是成为人们的谈资。听说还有假扮收水电费的骗开了我姥爷家门采访。大人们真的很难理解一个孩子的想法吗?现在我来澄清一下事实:我去年一不小心多对了几道文综选择,顶了个虚名,又是第一次人生道路的选择,当然会有许多犹疑困惑;当我通过思考与实践认识到,再不按自己的心愿追求梦想我们就老了,我发现原来那扇门没等我已经关闭了。体制留给我的唯一选择是:抹带重录。于是我像苏格拉底服从雅典民主审判一般选择回来,这与任何一所学校,任何一种教育无关,只像《小王子》里周游过各个星球的小王子认识到,花园里的玫瑰再多再美,也无法打动他,因为“是你为你的玫瑰花费的时间让她如此宝贵。”新闻工作者应是当代的史家,秉笔直书,求真求正乃职业责任。经过去年,我发现一句话经过转述意思会发生改变,于是决定写唯一一篇文章来“正名”。去年不忍心拒绝任何人的请求,今年真的请原谅,我真的想安安静静的生长。也请不要再使用我去年的照片或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抓拍的照片,我不希望被人认识。
  最后一个关于梦想。《菜根谭》说:“士君子幸列头角,复遇温饱,不思立好言,行好事,虽是在世百年,恰似未生一日。”毕竟,学了这么多年,如果目的只是material toys,未免太可惜。但在现实面前不折节,却需要巨大的勇气与阅历的支持。还有信仰的支撑。不需惊天地泣鬼神的豪举,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在自己的生活中茉莉般无声地芬芳他人的生活,芬芳自己身边的每一缕空气,彼此相濡以沫地浸润,让灵魂安详,让生命充满诗意。诚如王阳明所言:“……以求其尽心,则一而已……四民异业而同道。”
  我回来后先后有北京的大爷、上海的爷爷、陕西的哥哥、大连的妹妹、海南的叔叔、广西的弟弟……写信赠书,在此感谢。并请原谅我实在不能一一回复。毕竟是高三备考。我又只是一名普通的学生。
  记得钱文忠教授说过:“瓜子炒了以后可能是比较香的,但是别忘了,也有很多瓜子是会被炒焦的。”那么我想说,我还只是一棵向日葵,连瓜子还没长出来呢!所以从今往后,我希望关于我的议论停止、消失。人生的路很长,我的生活才刚刚开始,看过一篇《手的影子不一定是手》,说的很有道理,人的影子也不一定是他本身。或抬高,或谮言,那都不是真正的我,万一我哪天修炼出了“举世誉之不加劝,举世非之不加沮”的境界,那真是不得已被锻炼出来的。也许将来我并不会有什么成就,也不富贵利达,也许会被人提起,但那又何妨呢?  我只愿每天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,精心书写生命的每一笔。
  过去的一切,就让它们都过去吧。记得泰戈尔的诗句:“不要留连着去采拾路旁的花朵。因为这一路上,花朵自会继续开放的。”我还是原来的我。
 

电话:010-62751407 | 010-62755074 | 招生监督电话(纪委办公室):010-62755622 | 地址:北京大学老化学楼120室 [查看地图] | 更多联系方式

CopyRight 2017 © 北京大学招生办公室 | 京ICP备05065075号-8